全身聚焦对分离中关系性创伤的疗愈工作

摘要

全身聚焦是一种用自然的方式开启意识的力量去唤醒身体内在智慧的过程,这种智慧潜在于每个生命体。分离是个体成长过程中必然经历的事件,然而具有创伤性体验的分离会对个体日后的关系带来许多发展性的困扰。本文以一次分离创伤的工作过程,来论述全身聚焦作为一种直接与身体工作的方式,对分离带来的关系性创伤疗愈的疗愈。

关键词 全身聚焦 关系 创伤

  1. 全身聚焦发展史

    全身聚焦是由kevin McEvenue创立,发展于尤因·简德林(Eugence Gendlin)的过程模型以及他的内隐哲学(Philosophy of the Implicit)。尤因·简德林(Eugence Gendlin)在他的《聚焦》一书中向世界推出了一种运用体会(felt sense)来进行自我探索的方式。这是一种对身体意义感的觉知,是一种可以被明确感受到,也可以被表达出来的身体感觉,即使这个意义感还未完全清晰。这种体会有时是错综复杂的,还未完全从生活事件里加工成形并形成连接。通过对身体内在感受的持续关注,体会将通过词语、意象,或者其他明确形式的象征呈现出来。

    全身聚焦经典聚焦的基础上,拓展了身体的不同空间:1、整体的身体空间;2、外部的环境空间;3、知觉与体验的内在空间;4、聚焦者和倾听者共存的交互式空间。从这四种不同身体的空间的意识出发,全身与环境的交互作用作为一个整体的过程就是一个极大的空间,这个极大的空间为聚焦者的体验推进和体会的生成转化提供了场域。

  2. 全身聚焦的工作方式

全身聚焦包括六个阶段

  1. 全身接地临在:用整个身体和自我和环境连接

  2. 唤醒身体智慧的内在导向运动:放松人对压力的反应并展开“我在这儿”的感觉

  3. 抱持“不知道”的动态内在空间:让控制的需要走远

  4. 欢迎想要浮现的新的知道

  5. 用相等的积极关注抱持两者:整体的自我和想要得到我关注的一些东西

  6. 允许生命向前推进的运动以及保持通过整个活的身体完成它自己处境的完整

  每个阶段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过程,在大地般临在中,在五个身体空间内,全身聚焦把我与大我重新连接。

五个临在的相互作用的身体空间:

  1. 环境的身体

  2. 物理的身体

  3. 感知能量身体

  4. 关系性的空间

  5. 我的整个的大我

  1. 分离创伤

    分离是每个生命体成长过程中不断面临的主题,从个体离开母体,我们便开始分离。随着越来越具有活动的能力,我们开始离开母亲的怀抱,逐步进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成长为一个独自生活的个体,其过程里面必然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分离,直到人生的终止。

    我们总是期待我们做好准备,也许是个体有足够成熟的内在状态,也许是分离之后的应对,再去经历分离,然后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分离是这样发生的。作为一个创伤的主题,许多分离的来临,都是猝不及防的,有自然的,有人为的,更不要说过去的一百年里面并不安宁。

    这些分离的体验,给个体带来了复杂的内在感受,身体作为载体,记录了这些。正如简德林所说的,“身体是潜意识”。尽管个体内在强大的生命力量总是让人们在分离之后还是存活了下来,大部分人并没有被成长过程中大大小小的分离创伤所重挫,在个体能力范围内以未知的方式将这些感受处置,投入日常的生活,但是这些感受会在个体面临分离情境的时候再度被激发而浮现。在这样的时候,可能就会带来一些非适应性的情绪反应和行为。而还有一些个体可能会卡在创伤的点,形成某种模式,或者,生命内在停止了某个面向的发展,尤其是在关系的能力上。

    创伤的本质是,我们独自在被淹没和震惊的体验中。

  2. 一次分离创伤的工作过程——全身聚焦对关系性创伤的疗愈

  以下我将以我体验中全身聚焦发生的具体过程来阐述全身聚焦在分离造成的创伤中的疗愈。

第一次聚焦:与分离主题有关的身体创伤呈现

我和我的伙伴在进行一次聚焦的练习。我尝试着邀请我的身体去就最近发生在我的婴儿观察的学习中与观察孩子的分离进行体验进行工作。身体唤醒了我自己四岁多的与母亲分离的一次体验。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里面充满了不同的情绪,身体的感觉是胸口、腹腔、背部、四肢每个部分都感觉到那么的艰难。强烈的情绪涌来,伴随着泪水,我感觉到不能做什么。我感觉自己的无能为力。我的陪伴者陪伴我一起将这些感受命名。我重新接近了那个过程,我看到当妈妈以一个借口离开我,将我和奶奶留在去老家的船上时,四岁多的我感觉到有懊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去给我买零食就不下来了,我哭喊着,我觉得委屈,渐渐地我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她不会上船,我渐渐绝望,我变得愤怒,然而没有人给我解释,人们不敢靠近我的痛苦,我觉得被伤心淹没。而一天的船上的旅程又给我带来晕船的痛苦,整整一天,我在哭泣,我在呕吐,我不想要我身体的这些感受。当我命名它们的时候,这些感受逐渐在我的身体前端形成一个包囊,类似于胎儿的包囊,它们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的身体似乎变得很扁,脊椎似乎变形弯曲。我忽然意识到,其实长久以来,这些身体无法消化的感受一直都在我的身体里面,伴随着对于这些情绪感受的模糊记忆,这些感受已经超越了我能处理的。陪伴者和我一起临在的状态,让我找回扎根大地的感觉,这个包囊也在变化着,它逐渐从我的身体里面剥离出来。我将这个包囊从胸口取下来,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安放,等可以的时候再来面对。我感觉到了轻松许多,有种清明的感觉.

第一次聚焦的讨论:

创伤的呈现总是与一些类似的有关的事件。在我的聚焦体验中,与观察婴儿的不告而别,引发了我童年被不告而别的经历,与母亲的分离。当时的感受,对于一个四岁半的孩子来说太过强烈,所以这些感觉隐隐约约地在,但是不能真切的感受。全身聚焦的临在,帮助我和那个四岁半的孩子工作,帮助我把那些无法承受而隐隐存在的感受清晰、表达。最后的意象,这些感受形成了一个包囊,从身体里面脱离出来,意味着我的身体开始从那些痛苦的感受分离,并且用合适的方式暂时将它们容纳。然而还是不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

第二次聚焦:神经系统的创伤性反应

第二次我再与陪伴者一起,邀请我的身体与这个部分工作。

然后当我要开始这个主题的时候,我这里感受到了我自己的身体对此的抗拒,我感觉我自己后背的紧张、颈脖、头部传来的抽紧、胀痛,身体的温度升高。身体在告诉我,它不愿意靠近那堆情绪,尽管我已经将它们打包,身体拒绝再去体会。陪伴者那里感受到了胃部的不舒服,而我的胃部和腹部也充满感受,那种感受让我想起了很熟悉的一种,当我小时候如果哭的撕心裂肺之后身体里面停留的感觉,一种似乎胸腹部凉凉的、被撕开的感觉。当我意识到这种感觉的熟悉性时,我知道了我的身体在抗拒的部分,是不想再次痛苦,想保护我。当我的身体感觉被我接收到的时候,我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恢复了平静。暂时我依然没有办法继续与那个包裹工作,于是我们结束了那次的聚焦。

第二次聚焦的讨论:

身体对于这个创伤的部分有它自己的记忆,以及惯用的应对方式,战斗或者逃离。当创伤的事件和感受浮现的时候,身体对此的应对方式也呈现了,神经系统的反应被激活。这是身体为了保护当时的我所做的工作。我很感谢我的身体为我做的事情,但是我也隐约觉得这些感受需要我再次看到它们。

第三次聚焦:分离创伤的疗愈,身体自组织的恢复过程

我知道这个部分的感受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它们需要我的关注。既然已经来到了聚焦的空间里面,我依然还是希望能够再次和它工作。所以当有机会第三次和李明老师聚焦的时候,身体为我选择了这个主题来继续聚焦的过程。

聚焦开始的时候,身体就开始唤起这个部分的工作,但是充满了不安,内部的评价体系也被激活。(L1-L11)

当陪伴者反射了我这里的这些不确定的部分的时候,不确定的部分成为了一个外面的部分,然后内在的感受变得确定了,好像被允许了。但是再次出现了之前聚焦的时候的状态,感受太过强烈,身体感觉到没有空间了(F11-L18)。原来的处理模式出来,想要更有破坏性的表达,把这部分的包裹破坏掉。但是身体很真实地告诉我,我并不是想这样(F18-L19)。接着是背部熟悉的那种烦躁不安,想逃离的部分出来(F19)。

陪伴者提示说可以只是觉察而不去做什么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稳定地回来继续工作的力量,身体更能安在当下。但是还是没有空间。陪伴者看到了我的模式,那个面对创伤身体原本的神经系统的工作方式:要么破坏,要么逃离(L21)。陪伴者邀请我,用不同的方式的时候(L22),忽然身体有了选择,就是想要和这个部分的情绪待一会儿,或者说这个部分的情绪其实需要的就是一个允许和陪伴(F22)。

陪伴者的邀请,某种程度上有了一个关系的空间,这个空间,使得我聚焦的空间也变大了。那个情绪,在身体上的工作,就恢复了。身体感受到了我的那个需要,其实就是想难过一会儿,然后有人能陪伴我的难过,知道我很难过,因为单独一个孩子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那些情绪的感受了。于是那个关于孩子的抗争的部分也呈现在聚焦的感受里面,作为一个小孩子,无能为力,又哭又闹,其实是需要帮助。那个分离的痛苦,没有解释,没有说明,没有明确的期待,对一个四岁多的孩子来说,很难承受,身体体验了这些,但是身体无法消化。当我哭出来的时候,当现在的我理解到这些的时候,那些感觉就不在了(L23-L26)。

这个部分就是身体自己工作的部分。

但是当这样的体验过去之后,仍然是不安在,一个更大的个人模式在接下来的聚焦里面呈现。身体首先传递出来的是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这种逃避体验的模式充满了愤怒和不满。而事实上,逃避是因为,面对自己有无力和愤怒感受的羞耻。这个时候,陪伴者的反射,加入了对模式的觉察,第二次的体会生成。身体感受到很明显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一种更自组织的方式展现的(L35-F38),感觉到身体发热、腹部像是有双温暖的手捧着那些小情绪。

第三次聚焦的讨论:

在这个第三次的聚焦过程中,创伤的躯体反应以及身体惯用的方式呈现得更加清晰。陪伴者的在场和不断反馈、邀请,给创伤的身体提供了一个更大的空间,并且重新恢复了与人的连接:与陪伴者一起的那个连接,“我们”的安全空间,一起和身体那个部分的情绪待一会儿,身体恢复了自身的能力,也恢复了对创伤性体验的转化。在这个转化的同时,身体也再次呈现了那个自组织的智慧。

  1. 讨论

分离性的创伤,也许只是人际创伤的一部分,但是在人际互动中,尤其是抚养关系的互动中,也是非常常见的。这样的创伤带来的后果,往往是深层的亲密关系的障碍。

全身聚焦的方法,把这个创伤重新回到一个安全的、支持的、开放的、稳定的关系场域里面去工作,通过一个有品质的“我们”的连接,聚焦者可以重新与自己连接,与那部分创伤在身体层面的感受连接,与此同时,也与自己的全然存在的生命连接,自然也就可以让卡住的情绪流动,并且发展出来超越生物本能的“战或逃”的力量,以成人的自我来完成痊愈的过程。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美)简德林(GendinE.T.)著;王一甫译.《聚焦心理——生命自觉之道》[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9.6

2.(英)帕顿(PurtonC.)著;罗希译.《聚焦取向的心理治疗》[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0.8

3.(美)康奈尔(CornellA.W.)著;吉莉译.《聚焦:在心理治疗中的运用》[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6.5

4. (美)Karen Whalen:用全身聚焦、衷心连接和会谈转化我们的相互关系和发展的创伤性障碍.2015.11,

5.(美)Karen WhalenExplore the Transformative Power of in the Felt Sense of Grounded Presence. 2014.3

 

附录:第三次全身聚焦工作过程




聚焦体验记录         


2016.11.12


南嘉聚焦中心


F——聚焦者,L——倾听者


 


L1:你需要换个椅子吗?


F1:好像不需要。(坐着感觉了一下,好像不是很自在)


L2:你可以把那个垫子拿过来


F2:(去把垫子拿过来试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我好像还是想换个椅子看看。换个椅子看看坐着的感觉。(换了一个椅子,较轻便。她坐着感觉了一下,然后到了一个更加端正的姿势,进入了准备身体感受的状态)。


L3:需要引导吗


F3:不需要


L4:那我们是以全身聚焦式还是需要定一个主题?


F4: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感觉我坐到这里,就开始有很多身体的感受。


L5:那么我们就从身体感受开始吧。


F5:好。那我就先从我坐在这里的感觉开始吧!当你问我是否需要换个椅子的时候,我开始感觉不需要,但是又好像觉得想换一下,前面那把椅子太包了。当我坐到这把椅子的时候,我感觉我好像更舒服,这样坐着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脚,感觉到我的脚踩在地上的感觉,这让我感觉到更加的自在独立。


L6:你这样坐着的时候,你感觉到你自己更加的自在独立。


F6:是的。。。。实际上当你说是否要定一个主题的时候,我这里是有个主题冒上来,但是我不确定我是否要就这个主题来工作,因为今天早上开始进来整理空间,我就觉得我的身体有些感受。我不清楚我是要去和这些感受工作,还是和这个主题工作。


L7:你感觉到你有个主题,但是也感觉到你那里有些感受,你暂时不清楚你该和哪个部分工作。我们可以慢慢来,慢慢来确定从哪里开始。


F7:这样说的时候,我打了几个嗝,感觉我可以从那件事情开始。那是我在体验和之前的聚焦练习中出现的一个感受,在之前的聚焦中我进行了打包,暂时放着了,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处理呢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太对。所以现在还是就这个部分来聚焦一下。


L8:好的,那我们就这个部分来聚焦一下。


。。。


F8:那是有关我小时候的一次分离时的身体感受,那些身体感受最后的呈现是一包情绪,像一个胃一样的形状,那里面有悲伤、愤怒、绝望,各种情绪。


L9:当你想到这部分感受的时候,你的身体感觉是什么样的?


F9:我感觉到我的胃部充满了气体,想打嗝打不上来,我的后背有个V型的疼痛的感觉,我的脚踩在地上感觉到内部有东西在流动。


L10:你感觉到你的胃部充满了气体,内部有东西在流动。


F10:我觉得我什么也做不了。


L11:你感觉到什么也做不了。


F11:是的,我无能为力。。。我想说说这个事情,那是发生在我四岁多的时候的事情,我可以说说吗?


L12:可以。


F12:我那个时候和妈妈分开,我很难受,那里面有心理上的难受,我觉得我很伤心、愤怒、绝望,那些情绪我完全无法消化。而且也有生理上的难受,我坐船晕吐。感觉我的身体里面充满了我不想要的感受,我什么也做不了。包括我现在也会觉得,我还能做点什么呢?过去那么久了,我还能做点什么呢?


L13:那个时候你,很难受,身体里面充满了你不想要的感受,你觉得什么也做不了。现在也依然有个声音告诉你,你还能做点什么呢?


F13:是的。


L14:你现在说起那一包感受,你的身体感觉是什么样的?


F14:我觉得我现在的身体感觉是我的胃像个气球一样,鼓鼓的。


L15:嗯,你觉得你的胃鼓鼓的,像个气球。你能具体描述一下那个气球吗?它有颜色吗?


F15:如果我现在去感觉,给它一个颜色的话,我觉得它是黑色的。


L16:它是黑色的。它是什么材质的呢?


F16:是橡胶的,厚厚的那种,气球的材质,但是厚厚的。


L17:厚厚的,橡胶一样的。质感呢?


F17:有些磨砂的感觉,并不是很光滑。


L18:嗯,你觉得是黑色的、厚厚的橡胶的、不是那么光滑的。


F18:是的。。。。。。我觉得我现在有个意象是说,我想把这包情绪直接砸在一块大石头上,让这些里面的东西流得稀里哗啦的,但是有个感觉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方式。


L19:你觉得你有个意象是想把这包东西砸在大石头上,流的稀里哗啦的,但是你并不想这样。


F19:是的。。。我感觉我的后背有股烦躁升起来,我觉得很烦躁。


L20:你感觉到后面有种烦躁的感觉。对于这个烦躁的感觉,我们可以只是去觉察它,知道它的存在。。。。。。我可以说一下我这里的感觉吗?


F20:可以。


L21:我们有一个模式,当我们有一些情绪的时候,我们感觉到我什么也做不了,然后我们想要破坏它,或者我们觉得很烦躁,我们想要逃离它。是不是呢?


F21:是的,我觉得很难受,我觉得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再次感觉到我这里没有空间了,我的胃部涨得很厉害。


L22:当我们觉得没有空间的时候,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一种方式是我们可以往后退一些,让我们可以和这个感觉有些距离;还有一个方式是我们可以和这个感受在一起呆一会儿。你想用什么方式?


F22:我知道那种退后一些的方式,我们聚焦的时候经常用。但是我不想这样。这次我想试试,和这个感受呆一会儿。(情绪起来)


L23:你想试着和这些感受呆一会儿。(慢慢地重复)你想和这些感受呆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在这里,我们和它呆一会儿。


F23:(流泪)我忽然觉得,它们其实就是想让我和它们呆一会儿。


L24:你忽然觉得,这些感受其实是想让你和它们呆一会儿。


F24:(更多的情绪、流泪)是的,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又哭又闹,我很难受,我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是想有个人能陪我呆一会儿。但是大人们不敢靠近我,其实我就是很难受,想有个人能陪我呆一会儿,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


L25:那个孩子,那个时候又哭又闹,很难受,她什么也做不了,人们不敢靠近她,其实她就是想有个人能陪她呆一会儿。


F25:(聚焦者更多的情绪出来,流泪,呼吸) 。。。。。。我感觉好多了,舒服多了,身体里面有种热热的感觉。


L26:你现在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是热热的。


F26:是的。(聚焦者又花了一些时间来感受) 。。。。。。我感觉到我的胃部,有种受伤了的感觉。我的左边的肋骨,当我动的时候,感觉到好像是有些不舒服。


L26:现在你的胃部有种受伤了的感觉,你的肋骨也有些不舒服。(聚焦者呼吸沉重,吐气)我们可以只是觉察到,可以不那么用力。


F26:我觉得一直以来我的脾胃都有些问题,因为我总是会把许多情绪积压在里面,所以我的胃部会感觉到很受伤。我也一直都不愿意去面对它们,我回避我的健康问题,其实是因为我害怕,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现在我好像感觉到有个声音在说:你终于承认你是害怕了。


L27:嗯,你感觉到有个声音在说,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害怕了。好像有些愤怒的感觉。


F27:是的,我觉得那个声音里面好像有愤怒。我的身体对我很愤怒。


L28:那些情绪,它们需要被看到,它们一直以来对你感觉很愤怒。


F28:是的,那些情绪它们需要我和它们呆着。。。。。。


L29:它们好像不是一个感觉,几个感觉在一起,你能分辨出来吗?


F29:我觉得我的感受是这样几块的,一块可以叫做反应,是当我对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些基本的情绪,开心也好,伤心也好,还有一块是对这个反应的一个情绪,会觉得无力、愤怒、羞耻等等。。。好像还有一块(边感觉边说),还有一块是想做点什么,对于前面的部分,做点什么。


L30:我可以小结一下吗?如果我说得不对,你可以纠正我,直到你觉得你满意为止。


F30:好。


L31:当你对一些事情有无力、愤怒的时候,你感觉到羞耻,这个羞耻感觉让你觉得你无能为力。于是你就觉得烦躁,要对它们做点什么,要处理它们。


F31:虽然你和我说的 有些不同,但是好像就是这个感觉,当我觉得无力、愤怒的时候,我觉得很羞耻。这种羞耻感,让我觉得我自己无能为力。。。。。。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后背有种我被抓住的感觉。


L32:你的后背有种被抓住的感觉。


F32:是的。


L33对于身体的感觉,我们可以只是去觉察它,而不对它做点什么。


F33:(慢慢变得情绪明显,哭泣起来)其实,我觉得,我一直都对自己的敏感,很羞耻的。其他人对很多事情都没有感觉,但是我动不动就会有反应,身体有反应,你想隐藏都隐藏不了,这让我很痛苦。我觉得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我会那么多反应,我觉得很羞耻,我对我的身体有感觉也觉得很羞耻。


L34:(缓缓地)你觉得一直以来,你都对自己的敏感觉得很羞耻,你觉得很痛苦,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F34: 。。。(聚焦者慢慢变得平静下来。哭泣慢慢停止)我现在的感觉舒服多了,觉得我的小腹开始发热。


L35:你现在感觉到你的小腹是热的。


F35:是的,我的胃部还是会有一些感受在,但是我的小腹是热的。那种感觉,有些像是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托住了上面的那些小情绪。


L36:像是一双大手,托住了那些小情绪。


F36:然后那些小情绪,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笑起来)


L37:那些小情绪,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托着,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F37:嗯。。。我觉得这个样子,还蛮自我关爱的。


L38:嗯,是很自我关爱的。。。当我们的身体开始自组织的时候,身体就会开始微微发热。


我们可以和我们的情绪呆着,可以觉察我们的身体感受,这些情绪,我们不用去逃离,也不需要去修理它,我们只需要和它们呆着就可以,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身体自己可以工作。


F:是的。(很感动)


(计约55分钟)(完)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